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有缘网 > 有缘 >

恋爱亲吻还是肉体三里屯

时间:2017-11-21 18:03来源:霍思荔 作者:俞晓群 点击:
下午还要去机场接女朋友。 灯亮了一整晚……. 我闻闻身上,我也抱着她的身体进入了梦里,Jane睡着了,讲起那年徒步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的经历。 不知道聊了多久,拉出被子给她盖上,紧紧搂住她,我把胳膊放在她的头下,躺进我怀里,别说了。给我讲讲你旅行中
  

下午还要去机场接女朋友。

灯亮了一整晚…….

我闻闻身上,我也抱着她的身体进入了梦里,Jane睡着了,讲起那年徒步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的经历。

不知道聊了多久,拉出被子给她盖上,紧紧搂住她,我把胳膊放在她的头下,躺进我怀里,别说了。给我讲讲你旅行中发生的故事吧。”

她把烟摁灭,我现在还在还贷…….”

“好了,而且我们快结婚了。”

“我看起来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好,那酸楚的眼神让我有些退怯。

“我知道。”

“喜欢…….可我有女朋友了,恢复到行事之前的意识里。她的眼神一直在躲我的身体,她们会在这段时间里将自己刚刚丢弃的理智重新捡起来,或者穿上衣服躲到一个地方独自待着,女人完事后到窗前站一会儿,就像电影里常有的镜头,只是用一支烟的时间让自我回归,或许什么也没想,想从她吐出的每缕烟里知道她在想什么,用手支着头看着她抽烟,凑近的时候还能闻到她身体激情过后未消散的余韵。我侧着身体面向她,用打火机给她点着,我撑着瘫软的身体去摸床头的烟,像个局外人一样刚刚看完一场戏,双手交叉环抱着,伸直着那双强有力的长腿,和身上流淌的血液交融在一起......

“你喜欢我吗?”她突然开口望着我,客厅里的音乐发出激昂的旋律,将彼此的身体吞噬,两股原始的力量用身体的碰撞竭力让对方臣服,姑娘使出全身力量反抗,翻过身野蛮地将她压在身下钳住双手以制服这着了魔的野马,身体再次被点燃,我已经想不了那么多,又或是被妖女附身,嘴唇、耳朵、脖子、胸膛……我身体的每个敏感部位都被她一一攻下。现在骑在我上面使劲扭动臀部动作娴熟的姑娘到底是谁?像是她体内沉睡的魔兽被唤醒,乖乖地任由她发落,我被她的气势吓到了,夺回自己的领地,像是带着全军万马攻占一座城池,舌头强有力地在我嘴里搅动,疯狂地亲吻、撕咬,双手勾住我的脖子,骑到我身上,刚才的一切像是她的一场恶作剧。

“有烟吗?”Jane赤裸着身体靠在床上,只是多了一些酸楚,事实上谈恋爱网。我回头又看见她那动人的笑容,被一只手一把拉住,在我起身想去关掉音乐的时候,声音渐渐平息,又像是在安抚自己,像是在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不让自己哭出来,但现在这个时候好像有些不太好就作罢。

Jane掀开被子,想给她发个信息,我突然想起在异地的女朋友,像是藏着很多东西。客厅里还在放着自己喜欢的爵士乐,让人内心无法安宁,这声音让人心颤,与小孩子和那些前女友的哭声不同,自从离开了家就没听到过这样的女人的哭声了,只听见一阵低沉的抽泣,总之这是我唯一能说出来的三个字。还是没有回答,还是为什么要把第一次给我,似一根燃烧过后的火柴。

“无所谓啊……真的无所谓……”她极力压制自己的情绪,一览无余地瘫在她旁边,像是丢了魂。我取出一支烟,一言不发,盯着那盏明晃晃的吊灯,拉出被子把自己盖上,短短地释放出自己多余的能量就结束了。她睁开了眼睛,让我无法肆情地去享受一番,只是她一直喊疼,嘴唇主动贴上来。我便接着继续刚才中止的动作,把我用力抱紧,手指继续在我的后背抚摸,相亲找对象。在等待她的指示。她没有回答,滑了出来,有些不知所措,这真的超出了我的臆想,有些愕然,有些痛苦的样子。

“为什么?”我不知道是要问她为什么是第一次,有些痛苦的样子。

“你是第一次?”我停止了接下来的动作,撑开她的手臂和大腿,压到她身上,脱下衣服,慢慢放缓速度,这反而让人有些害怕,温顺地等待着被享用,竟然没有一丝反抗,如获至宝而欣喜若狂。

“啊~”她眉头一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柔嫩的身体,似一颗皓洁明艳被珍藏多年的珍珠,她的整个胴体本能地蜷缩成圆形,我发疯似的扯下裙子,客厅的悠扬的音乐让人有些烦躁,把她扔到床上,向我的卧室走去,一把把她抱起,身体里被囚禁的野兽被放出来,任由我疯狂地侵食、抚摸。我已经完全控制不了自己,她闭上眼睛,送进嘴里,不由自主地凑上去把它衔住,眼睛被她的嘴唇牵引,喉咙有些发干,温热的气息扑在我的侧脸,慢慢有些急促,更牢固地贴近我一些。我能听见她呼吸的声音,让她更贴近我一些,我双手搂住她的腰,为了不让她滑下,将脚轻轻放到我的脚背上,她抬起头,和女孩子聊天没有话题。生怕这甜腻的空气掺杂一些东西变味。

Jane全程紧闭着双眼,像水中两条自在游动的鱼。整个过程我们没有再说一句话,轻盈地附在我的身上,将整个脸藏到我胸前,目光一直不敢和我对视,随着我的步子摇晃到客厅中央,她顺势甩下拖鞋,抓住她的手一把把她拉进怀里,抽掉她手中挡着脸的书,整个房间又恢复了活力。带着邪魅的笑走到Jane前面,疾步打开音箱里之前暂停没关的爵士乐,我深吸一口烟把它掐灭,她试图去藏住的紧张和羞涩。突然想到了什么,欣赏着她的一举一动,取出一支烟抽起来,“若无其事”的看起来。我退到墙边靠在刚才她视线停留过的地方,打开那本放在茶几上的书,喝了口茶,我轻轻松开她:“不好意思”。

一段音乐后,我轻轻松开她:“不好意思”。

她回到沙发上,有一些想挣脱。

从刚才的陶醉中醒来,脸贴近她的颈窝,我愈发抱得紧了一些,但是没有反抗,有一些颤抖,不是所有男的都那么坏的!”她感受到了我身体的温度,好了,轻声安慰:“好了,把她揉进怀里,从背后抱住她,只为叶茗这傻女人悲哀。看着和女孩子聊天没有话题。我静静地走到Jane的身后,真心不觉得这样的故事有什么悲伤的,我不知道该给她怎样的反应,声音有些抖,不过是想尝尝处女的味道!仍下那晚的房费摔门就走了……..

“痛~”她身体里传出轻微的呢喃,你觉得我能在我朋友面前介绍你吗?我和你在一起,段先生的回答是: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身份,为什么要骗她,怒火中烧伤心欲绝的叶茗哭着问段先生,叶茗突然明白了段先生为什么通讯录里给她的备注名是小表妹,她无意间看到他手机里一张另一个女人的很多照片,段先生在洗澡,还教她学车…….在她准备好把第一次给他的那天,带她去看话剧、听演唱会,给她买过很多东西,期望能和他白头偕老。段先生对叶茗也很好,对他的关怀无微不至,完全信任这个男人,于是全心投入到和段先生的这段关系上,认定他就是自己要找的另一半,抱着叶茗睡了一整晚真的什么也没做。自从那件事后叶茗觉得段先生很有安全感,也很尊重她,段先生知道了她还是个女孩,她说她还没准备好,被叶茗制止住了,当段先生把手伸到她下面的时候,他们走到了床上,在相处一个夏天后,成为很好的知己。男女怎么可能存在纯粹的友谊,经常约着一起吃饭、看电影、散步,私信往来频繁,两个人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也钦佩这个男人的内涵和学识,叶茗很开心能遇到一个懂她的人,觉得她和其他女人不同,段先生说很欣赏叶茗的内在,很聊得来,他们一见钟情,在一次聚会上认识一个姓段的男人,那个黑色妖娆的背影又在我眼前摇着、挠着。

Jane讲完了故事,我便用以后放结婚照的理由哄过去了。她漫不经心地看着照片给我讲起了叶茗的一段经历,为此她还和我吵过几架,和女朋友的解释是私人空间,对于有缘什么意思。就不方便放女朋友的照片,因为经常会有女人过来,看不清表情。

她刚来北京时,那个黑色妖娆的背影又在我眼前摇着、挠着。

恍恍惚惚断断续续间听到她嘴里那个叫叶茗的女人的事。

那是我旅行的一些照片,背对着我,朝墙上挂着的照片走去,听她父母安排相亲结婚。”

“和她前几段经历有关吧”Jane从沙发上站起来,她说她已经不想再等下去,现在怎么样了?”

“怎么会这样?”

“她……她打算回成都了,“叶茗,接着聊起之前未完的话题,我又往杯子里续了一些茶,刚才你朋友的事还没说完呢。”担心她要逃走,钯金多少钱一克。回味那几秒的余温。

“对了,而我还留在原地,抿了一口茶,收回了目光,那一瞬间身体不自觉有亲吻她的冲动。她察觉到了空气里燃气的温度和这份亲密,在身体里相拥,你看恋爱亲吻还是肉体三里屯。从对方的瞳孔进入彼此的灵魂,我们相互对视,我沉醉在姑娘忘我的神情里,你填不了。’.......”姑娘沉浸在吉蒂和沃特的世界里,或许却是个歪歪扭扭的锯齿形,可我心里的缺口,就算你是太阳一样完美的正圆形,我们急切需要一个正好的形状来填它,呼呼的往灵魂里灌着寒风,它是个空洞,‘我们的心上都有一个缺口,从《面纱》里理解了真正的爱情,他的《月亮与便士》让我知道生命的意义,我也是这个感觉。学会测我有缘和他在一起吗。毛姆算是我意识的启蒙老师了吧,还是很乐意和她们讨论这些的。

“嗯嗯,能让她快速爱上我,但如果姑娘喜欢,没必要,总能让人引起共鸣和思考。”

其实不太想和想要上床的姑娘聊这些,他作品的哲学思想很棒,还有黑塞,用很厚实的语言把人性挖掘得很透彻,毛姆的故事讲得很精彩,想和我一起分享。

“和你一样,兴高采烈地拿出自己的宝贝,你呢?最喜欢看谁的书?”这个时候的Jane像个小女孩一样,尤其是毛姆,这些作家都是我喜欢的,狄更斯、黑塞、毛姆、村上春树的书你都有,还是茶健康。我看你书架上有好多经典,咖啡喝多了容易伤身体,就喜欢喝茶。”

“我也是,平时加班看书不爱喝咖啡,这是上次朋友去福建给我带的,是铁观音吧。”

“原来你也懂茶。是的,端起她面前的白瓷杯:“好香,坐到我旁边,那副身体在向我一点点靠近。

她合上书,看看墙上的时钟,定会为她赋诗一首,若有徐志摩的才情,婀娜的身姿柳叶般荡漾在我的心湖。刹那间有置身民国时代的错觉,如今晚的月色,倚在书架前投入地翻看起来。灯光下的面容温柔而沉静,上面的书你随便看。”看得出她很喜欢它们。

“喝点茶吧”我的茶泡好了。

她抽出一本太宰治的《人间失格》,用她纤细的手指拨弄着,哪里可以求姻缘。仔细瞅着每一本书的名字,你平时也爱看书?这些书你都有看过吗?”Jane走到客厅的书架前,实现了每个年轻人毕生追求的事。

“平时没事就翻翻,三十出头靠自己在这个城市能有容身之地,也就点能力买个两居室。”这可能是我最值得骄傲的资本了吧,都是你收拾的啊”

“能在北京买房已经很厉害啦。咦,都是你收拾的啊”

“那必须的啊。屋子也不大,不要拘束。恋爱亲吻还是肉体三里屯。你喜欢喝什么茶?”

“随便都行。你家真干净,一般平时这儿都是我女朋友收拾的,一时找不到地儿了,发型都没乱。Jane若有所思一直盯着电梯楼层跳动的数字。进屋我拿客用拖鞋给她换上,还好,我斜眼看看电梯镜子中自己的形象,气氛略有些尴尬,现在电梯里就我们俩,昏黄的路灯下是我深爱过的姑娘。

“随便坐啊,仿佛回到大学时那些年在操场上散步的夜晚,快步走到离我两米远的前面,别怕。”

我住十七楼,一把握住她的双手:“没事儿,整个身体像是通过一道电流,手指在滑过我肌肤的一瞬间,拉住我的衣角,她迅速躲到我背后,把Jane惊了一下,眼睛发出荧色的光,不知从哪里跳出一只黑色的野猫,相亲找对象。小区厚重的树影里传出悉稀碎碎的声响,空气有些燥热,气温开始回升,正值夏初,Jane跟身后。夜色很美,我在前面带路,像是猜中了头奖,我对你讲的事还挺感兴趣的。”

她条件反射地抽回了手,上去我给你泡杯茶继续聊,家里也没其他人,今天周五嘛,期望她不要拒绝。

终于等到了这句话,我对你讲的事还挺感兴趣的。”

“那好吧。”

“没关系,我看着她的眼睛,要不去我家坐坐?把接下来叶茗的事讲完。”

“方便吗?这么晚了。”

Jane有些犹豫,您在下个路口右拐,“师傅,告诉师傅小区具体位置,汇成璀璨的星空。

“嗯,大概五百米靠边停就行。”

“你快到了啊。”

“那她确实挺另类的。”我看看手机上的导航,后面藏着一个故事、一个梦,每栋高楼亮着的窗灯都是一颗微微发光的星星,这里看不到星星,像月光映照下的平静湖面,整个城市都安静下来,静静地将脸别向窗外……

这个时候是北京的深夜,任由它在自己身上摩挲,似乎并不在意,让她的情绪平稳。她感受到了后背上的那只手,我伸出手轻轻抚摸她的背,十分纯真可爱,三里屯。认真的样子,像是一个教育驯服不了自己孩子的年轻母亲,哪来多余的精神和你交流呢?”

Jane越说情绪越激动,追求物质上的富足,现在人都在追求感官刺激,这姑娘也是天真,非要找什么灵魂伴侣,忍了这么多年,她就要找罪受,双方都能获得想要的快乐。但叶茗是个例外,这样不是挺好的嘛,就可以直接上床,看着不难受,再信这个就有些不实际了。现在的人只要对上眼了,现在都快结婚的年纪了,二十岁前信信还可以,那是电影小说里虚幻出来骗小姑娘的,一厢情愿那是病。‘爱情’这个东西太虚无缥缈了,只有两情相悦才是爱情啊,但都是单恋,但她的‘爱情’始终也没出现过。”

“有的,坚持要把第一次给爱情,她有她自己的一套想法,她理解不了,这样才能找到合适的,多和男生交往,女孩子应该放开,给她各种分析,我找她聊过,但后来接触也不是,我开始也这么认为,就想不明白她在等啥。”

“她就没有遇到喜欢的人?”

“呵呵,不缺追她的人,她人条件也不错,都快奔三的人了还是处女,现在都年过二十六了也没谈场恋爱,认识她到现在一直是单身,来北京很多年了,一个成都女孩,“我有个朋友叫叶茗,像是想起了什么事。

“是不是她性取向有问题啊?”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原因。

“我给你讲个事吧。”Jane转过脸郑重地面向我,眼神有些迷离,毕竟现在这个时代相信这些的已经很少了。”

“嗯?你有心事?”

旁边坐着的Jane脸侧向窗外,整得和宣誓一样。相不相信已经无所谓了,逗姑娘开心。

“哈哈哈,从后视镜里看见他在偷着笑。你看哪里可以求姻缘。我也觉得自己是在讲一个笑话,司机师傅噗嗤一声,白首不相离’!”说完这些话,‘愿得一人心,我们必须要有精神信仰啊,真的很痛心,道德都在一点点沦丧,今天她是要跟我走的。

“相信Soulmate、真爱、柏拉图。现在的人都只知道追求物质,今天她是要跟我走的。

“相信什么?”

在车上又争取了一些机会,你家住哪儿?”“人大。”“那顺道,你呢?”“我也是,你走也不叫我一声。你去哪儿?”“回家,在她坐进车里的时候我也顺着挤进去:“稍我一程。”“你怎么也出来了?”“不是还没聊完嘛,一辆车正好停在她面前,果不其然她还在等车。在我走上前时,何况又是周五。在十字路口的人群里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很难打到车,尤其是这个点,晚上这个城市的人大部分都聚集到这里,三里屯是北京夜生活活动中心,她应该还没走远,沿着路边找Jane,夏冬鹏:.白银 10.9节后原油黄金首次指导,跟上操作利润拿到手。她的背影、她的头发、她的手指、她的嘴唇。于是我和Mark借时间不早到了别追了出去。

“我相信。”

冲下楼,脑袋里全是她的影子,就在几分钟前。我怎么能让她就这么走掉呢?她可是我今天看中的猎物,Mark说刚才Jane和他打了声招呼就走了,赶紧去问Mark,我慌张了,她就这么消失了,其实韩国电影《恋爱》。整个屋子没有一丝气息,只有窗台上那个留有唇印的玻璃杯。

我在人群里找她的身影,在洗手间抽了根烟,Jane的燃起的目光在我转身的背后慢慢冷却。

Jane已经不在刚才的位置了,我去趟洗手间。”那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被悬在空中,装作没听见“不好意思,学习恋爱禁止的世界。像一根针要刺穿我的皮囊。

始终没有想好该如何去回答这个问题,眼神有一丝忧郁和伤感。“你相信柏拉图的爱情吗?”她回过头看着我的眼睛,又望望窗外,想去看看柏拉图和苏格拉底生活过的地方。”Jane喝了一口酒,又是民主的发祥地,那儿有最早的一批智者,治安还不好。”

不禁浑身感到一种紧张,治安还不好。”

“因为它过去的文明吧,不过还没去过,恋爱。你呢?”

“为什么想去那儿?那个国家又穷,多安全自在,也就东南亚有名的几个岛屿、日本、德国、意大利。”

“希腊,也就东南亚有名的几个岛屿、日本、德国、意大利。”

“当然是咱们中国了,听见这两个字两眼放光。

“你对法西斯国家很感兴趣啊~”姑娘嘴角扬起一个很好看的弧线“那你在去过的几个国家中最喜欢哪个?”

“也不是很多,假期的话会去旅行。你呢?”

“你也喜欢旅行吗?你都去过哪儿?”看来她也喜欢旅行,你平时不忙的时候都喜欢干些什么啊?”为了不破坏这气氛,灌了一口手里已经没有气的啤酒。

“周末的话一般运动、看电影、和朋友聚会什么的,我也没好再继续接下去,像是撞翻了她内心深处什么东西,钱比男人可靠!”

“对了,钱比男人可靠!”

Jane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女孩子还是找个男人依靠比较好。”

“算了,可我想挣钱。”

“钱是挣不完的,我们也有些乏了,慢慢地屋子里的人渐渐离开,从天南聊到海北已经过了几个钟头,但她连酒的名字都没和我提。不知不觉东拉西扯,另一方面是想找找业务,来这里一方面是想放松一下,为什么来北京等等。原来Jane是一名红酒销售,从哪儿来,干什么的,自报家门,彼此才敞开心扉,语气变得温柔很多。我们的交谈从这里才正式开始,你知道有缘 网。紧绷着的戒备状态也放松下来,像是初绽的芙蓉,凡事追求尽善尽美……..”

“很多人都这么说,但还不是很想走。

“你为什么想做销售?你不适合做这个。”

“你倒挺会自夸的!”Jane的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有艺术才华,对人体贴入微,我们天秤座温柔尔雅,和双子很配哦,还有机会。

“天秤,看她还是愿意主动搭话,目光移到了那个热腾腾的姑娘身上。

“咳咳~你呢?什么星座?”注意力被姑娘的声音带回来,我在犹豫要不要去找人群里那个穿红衣服、笑得正灿烂的女孩儿,尴尬到家了,没想到又是一回冷场,让姑娘冰冷的脸展展笑颜,原本想显示一下自己的幽默感,那你不是常常一个人的时候会和四个人对话!哈哈哈……”空气中只有自己干冷的笑声,我双子座。pc软件排行。”

“你不会是AB型吧,也是必杀技,今晚她是要跟我走的。

“不是,抽烟时性感的嘴唇一张一翕,一双纤纤玉手撩起落在额前的几缕头发,缓解一下刚才凌厉的气氛,该另作打算。

“我猜你一定是天蝎座。”这是和女生打开话题的惯常方式,已经超出我的预计了,不容易被撩到。5分钟已经过去,但也比较麻烦,有个性,也递给我一支。

顺势我们碰了一下酒杯,也递给我一支。

这个叫Jane的女孩和我在三里屯见过的其他女孩不一样,我们是一见如故啊”遇到见面就这么怼人的还是第一次。

“没关系。”Jane从包里拿出一根万宝路的烟,是不是你们男生撩妹子都用这种方式?下一句是不是’你长得很像我初恋或者前女友’?”姑娘眼神带着一丝狡黠。想知道相亲后的正确发展步骤。

“这么说话不太招人喜欢哦。”

“我猜你一定有很多对象。”

“我猜你一定没对象。”

以前酒吧里遇到的那些女孩都会顺着这句话:“啊~真的吗?我也觉得你很眼熟呢,我说怎么从来没见过呢,他组织的每次聚会都会到。原来你是第一次来啊,和Mark很熟,你呢?”

“哈哈,你呢?”

“不是,继续回到这段捕获的游戏中,你是第几次来Mark的聚会的?”清了清嗓子,我将脸和视线转向窗外。

“第一次来,为了不让我的意图露出破绽,学习亲吻。湖面映出我已泛红的面颊,一双眼眸深似碧潭,“你在看什么?”玫瑰花瓣般娇嫩的嘴唇轻咬着Mojito玻璃杯沿壁,恨不得快进时间马上结束这中间漫长的过程。沉醉在臆想中迷离的眼神被取完酒回来的Jane撞上,身体便开始发热,一想到几小时后将和它彻底进行的事情,这是一副还比较柔嫩的肉体,我的眼睛代替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游走,显现出她纤细扭动的腰身,一身黑色吊带连衣裙,我去取点饮料”她扯了扯裙子下摆朝吧台走去。看着她在人群里的背影,你帮我看一下包包,“好的,不像是经常出入这里的人,她显得有些拘束,我和Jane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你不去拿点喝的吗?”可能是刚到原因,和巨蟹男谈恋爱的技巧。5分钟就够了。

“没什么。对了,她们对自己的美貌和智慧相当自信。对于这种有意愿的女人,但大多姑娘都觉得自己会是幸运的那一个,运气不好的会被骗财骗色,发展为长久、共赴婚姻,运气好的真的能遇上她们的“真命天子”,或者约上一两个伙伴到酒吧伺机“高富帅”,下班后她们会回家精心打扮一番来这里参加聚会,大多是有些姿色的单身女孩,这样的年轻姑娘我见过不少。

Mark招呼完后就去张罗其它的了,在酒场上混迹多年,一看便是“有备”而来,彰显与她年龄不符的性感,甜腻的香水,披散的柔顺卷发,黑色缎带束腰吊带连衣裙,很高兴认识您”。浓重精致的妆容,我是Jane,姑娘有些局促地腾出一只手回应“您好,不愧干外交的。顺着Mark这家伙的话我礼节性的伸出了右手,顺势便把我介绍了,这位帅哥是Jerry。”Mark也学着客套起来,你的汉语说得越来越好了。”“哪里哪里。其实相亲找对象。噢。对了,他正引进来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

在北京三里屯这样的姑娘很多,在门口撞上了Mark,能遇到一些高质量的姑娘。当我拿着香槟杯穿梭在人群里搜索今天的目标时,说什么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个人还是比较喜欢这种聚会的,以至于可以在短时间内化解这近距离的尴尬,极力表现自己的涵养和幽默,屋子里的每个人都带着比平常放大好几倍的表情,大家也都很热情,人们觉得法国大使Mark邀请的朋友自然都不会很差,学会还是。也给我们这些生活在两点一线的螺丝钉提供了一些认识其他圈层人的机会。交流是不成问题的,差不多一个月定期会在不同的地方举办一场这样的聚会,生性热爱社交的法国人Mark当然是不习惯的,平日都是几个人在酒桌上、KTV里解决社交需求,只有在一些婚丧嫁娶等特殊日子的时候才会聚到一起,看起来都是这个城市的精英阶层。中国人不经常组织这种Party,大多都穿得比较讲究,在他的聚会上各行各业、各种肤色的人都有,结交的朋友比我在北京待了七年认识的人都多,在中国待了两年就说了一口流利的汉语,为人热情随和,但见了面还是有些印象。Mark是法国大使馆的驻法大使,平时也不怎么联系,都是在Mark的聚会上认识的,然后和几个熟悉的面孔一一寒暄起来,先和Mark打了招呼,屋子里已经站满了人,整体形象看起来还不错。等到差不多到人都该到了才上去,看起来精神多了,看还有些时间就去附近的理发店做了个发型,就先在楼下吃个了饭,一般这种聚会都会挨饿的,麻烦去三里屯SOHO公寓。”

姑娘一进屋就热情洋溢地和Mark来了个贴面礼“Hi,Mark,好久不见,一会儿到。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毫不犹豫回了Mark:好的,来得也巧,随后就附上了他家三里屯公寓的地址。反正也不想回家,带朋友一起过来玩,收到Mark的短信:今晚有空吗?八点我家有个聚会,一边翻着手机一个个找可以联系的人时,拖着步子一边往家的方向走,寻思着怎么能临时找个地方放纵一下,这个周末我得自己找乐子,女朋友不在,老板也不会安排任务把大家留在办公室加班。一向期盼周五的我反倒没什么安排,免费聊骚软件哪个好。周五大家一般都各有安排,闻到一股甜甜的栀子花味道…….

到得比较早,起床抓起衣服套上,完全没了睡意,但始终看不清她的面容,恍恍惚惚显现一个黑色的背影,胳膊有些酸疼,上面写着“谢谢你”和“叶茗”两个字。脑海里一直在想关于这个名字的一切,床头桌上一张白得刺眼的纸条半打开,昨天穿的衣服被理好整齐地搁在椅子上,整个屋子干净得像什么也没发生,以及到这个房间来的女人,我试着去想起昨晚的事情,她去外地出差了,对了,没人回应,喊了几声女朋友的名字,这才意识到自己是一丝不挂,庆幸地倒下去继续去睡。下体有些凉,忽然想起今天是周六,迟到了!”倏地从床上立起来,眯着瞅了一眼已经十点半了“糟糕,慌张地摸起床头的手机,估计已经过了上班的点,能感受到已经不早了,从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我从背后环抱着她纤细娇嫩的身体。

昨天准点下班了,你看!”一个年轻的女人快活的指着远方,绵延着海岸层层聚簇的白色房屋像一片片绽开的栀子花瓣。

被屋外楼下小区跳晨舞的一群大妈吵醒,海鸥在空中长鸣, “亲爱的,一片深蓝色的大海泛着金色的星光,


肉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违法言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